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5631|回复: 1

从梅州张氏族谱看血亲认祖与文化认祖误区

[复制链接]

900

主题

2845

帖子

35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9/12/29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梅州张氏族谱看血亲认祖与文化认祖误区
                             

    内容提要——族谱非常重要,但因漫长岁月因种种原因未能修谱而至族谱谬误混乱者比比皆是。文化认祖是华人的共识,但族谱的混乱是客家人的无奈。有此,理清源流即搞清血亲认祖是当前,尤其是对客家祖地宁化来说,必将产生质的提升,对社会经济民生等产生重大效益。
    关键词——文化认祖  模糊认祖  乱象 宏观数字统计  宁化张氏第一修谱序  地方史志  国史  祝枝山兴宁县志  张化孙  文天祥  张淑芳  客家祖地的影响力  凝聚力


    国有国史,地方有方志,家族有家史。各有所用,各臻其妙而不可缺。因为其从宏观到微观展示了亘古至今的中华民族全貌,是研究古今中国,传承文明,实现中国梦的不可或缺的重大工程。正因如此,此改革开放的40年来,各姓修谱方兴未艾。这既是睦族,也是齐族、旺族,促进社会的和谐,是利国利民利族利己之大好事也。
    中华民族有5000年文明,但说到族谱,却是模糊性极大;到头来还是模模糊糊的文化认祖。比如,我们华人是炎黄子孙,但我就不相信都是两个男人能够生出亿万中国人来。我1999年参加梅州市嘉应学院客家学研讨会,有关修谱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古代对家谱并非十分重视,只是到了北宋的朱程理学兴起,大家才比较重视。但宋史疲弱,四处挨打,南宋更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再后是民不聊生的短命的元朝,均无可能大规模的修谱。只是到了明朝中期,国泰民安,修谱从广而泛之。也只有从此时起的族系记录比较可信。而明末清季,动乱还不时出现,不少族系中间较长时间没修谱的现象还是非常普遍的。所以,只要有识之士稍加鉴别,在当今林林总总的族谱中,错漏与谬误乃比比皆是也。
    我自1989年起研究张氏,凡30载;同时涉猎其他姓氏。我发觉,各地修谱固然成绩斐然,但问题也非常突出。一是未能广泛搜集资料,随便抄某一说法,造成谬误;二是态度不严肃,轻易捞个主编以“留名”;三是谁出钱多谁话事,穷秀才却被边缘化;还有的纯粹为了敛财,挂羊头卖狗肉。凡此种种,憾事颇多;乃至因先祖记录的谬误与分歧闹出许多矛盾与纠纷来。兴宁有一张氏新修族谱,开头一页写开基祖张启源是明朝人,儿子张熙却是元初生,让人笑掉大牙也!
    年代久远的客家人5次(一说6次)大迁徙,民不聊生,久不修谱,造成资料缺失大。比如,客家集散地福建宁化修于乾隆7年的张氏第一谱序言就说到:“然余张氏一族,自唐虞以迄於今……而各为一宗……即以吾宁化论,自邑以上……又不知凡几而可辨,而知者,则惟君政公一脉……凡属子姓,虽明其出自一宗而住址散,历年多一本万殊,渙矣!疏矣!乾隆六年冬……俾各持谱至一堂……始议合修总谱,以笃宗族……是以万殊究归一本也。”这样的乱接乱合,虽说是认祖祭祖扩大族众势力的合力所致,但实际上由血亲认祖普遍变成文化认祖了。现在要在混乱中恢复血亲认祖,何其难也!
  而且,理清先祖意义重大:弄清年代,可具体了解到先祖开基创业之艰苦获历史上的贡献,了解当时历史,也是对先祖的传承与光大,有益当今社会;总比没头没脑跪拜好多了啊。
   现在有此说法,可通过宏观数字统计的的方法研究先祖。认为代差旧时相隔20-23岁为合符情理,当今以23-26岁为可纳范围。独立外迁者,首先应具备独立生活能力,或做官迁移,一般是20-40岁之间,以折中减误方法取30岁为基数。对已知所载年份纵上对比计算,就能得出较为近准的年份和准确的朝代。
   宏观的统计非常简单,也省事,但客观现实却非常复杂。宏观数字统计法不一定都能符合现实——
   上杭张氏总谱说张化孙1175年生,其9世孙张启源1405年生,相隔230年,按上面理论也合理。但现实并非完全如此。以我老家兴宁永和大成村张氏统一祖宗的裔孙计,老张屋有与我同龄的18世宗亲,且与现在的27世孙均在,相差9代。我祖屋四角楼是1850年代的18世祖建造,而160年后,同村还有同世辈的18世在!如考证先祖,该当作何解释?所以,考证先祖,除了态度端正,方法也应对头。我认为,一是要广搜族谱加以比较;二是需要参照官方比较严肃修订的地方志;三是研究国家正史。在这以上资料中,以正史、方志为权威根据;尤其是正史、方志记录的的本姓氏的科举功名等人物的地点、时间的记载,就是确确实实的铁证,无可辩驳。由此可证族谱的正误。比如兴宁泱泱大族的刘姓,其是粤东开基祖刘开七。说是“剿贼而死”。花巨资修建的刘家祠巍然堂皇,但其具体开基年代却至今不甚了了。
   还是以我研究了30年的梅州张氏为例吧。按上杭族谱和梅州大部分地方的族谱看,传了30万裔孙的张启源生于1405年。包括梅县张家围在内的张化孙传下的启字辈裔孙,都属于相近年代。按宏观数字统计法,也基本合理;而且此说为主流的、理所当然的思维定势,似乎谁怀疑就是“异端邪说”,就是“否定祖宗,不孝”!
    事实真如此吗?而兴宁市鹅湖张氏496年前修的本县最老的族谱,就明明记载张启源夫妇生于1248年,直接从宁化迁居兴宁。同一先祖的两种说法,相差150多年,谁是谁非?但我们以正史、方志为权威根据,历史真相就出来了——
    且看500多年前的江南大才子、兴宁知县祝枝山1515年亲修并手书的县志有关兴宁开基祖张启源裔孙的功名记录——
                津梁
   文峰桥:在县东郊,成化戊戍(1478),张孟璡募造。
   西宁桥:在县西北黄土坡,成化辛卯(1471)张琛、戴霖募造。
   县江桥:在县西10里,明张天祥募造。
               人材
   张孟璡,字廷壁,情孝廉,贡业太学。奔母丧归,庐墓三年,哀泣不辍。  官邳州卫经历,迁两浙盐运司判官,清白不移。及卒,家无丧资。
  张微者,县学生也,素性刚勇,天顺辛巳(1461),贼起孔炽,微奋出请自效。从都指挥张通。至程乡(梅县),遇寇,挺身与战,摧锋陷阵,歼其渠魁,斩首数级。日晚,贼败稍退,微进捣巢穴,锐不顾身,被执,不屈而死。
  节妇詹氏,张径妻,年23。辛巳岁(1461),逢盗于涂。盗见群妇多美色,握刃逼胁。色不为变,拭发申头,以待贼刃,遂年23遇害。    三、科第
  张琳,永乐9(1411)举人,上杭知县。(注:大成下张氏启源公五世孙,族谱注明中举时年33)
     岁贡:
  张迪,永乐13(1415)(注:湖背张氏启源公四世孙)
  张璿,永乐16(1418)。( 注:大成下张氏启源公五世孙
  张宏道,宣德元年(1426),贵池县丞。(注:湖背张氏启源公五世孙)
  张尚质,景泰4(1453)(注:湖背 湖背张氏启源公六世孙)
  张衡,成化6(1470),贵县训导。
  张琛,成化14(1470),为人刚正。
  张孟璡,成化16(1480年,张启源7世孙)
  张永清,弘治5(1492)
  张夔,弘治7(1494)(注:湖背张氏启源公七世孙)
  张元珠,弘治17(1504)(注:湖背张氏启源公七世孙)
  张日良,正德元年(1508),沙县训导。(注:湖背张氏启源公七世孙  )
  张元珍,正德5(1510),湖州训导。(注: 湖背张氏启源公七世孙 )
以上一连串,并非孤证,人物祝志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张琳、张迪等人物,还在广东通志、上杭及长汀志中亦有记录。比如举人张琳,族谱记,祝志记,上杭县志记,长汀志记。族谱记载是1379年出生。他是张启源的5世孙,如果说其先祖张启源是1405年出生,岂不笑掉牙吗?还有,张迪乃张启源4世孙,1415年贡生,是600多年前出生的人物。既然如此,张启源出生的1405年说与1248年,谁是谁非,不就一目了然吗!只能说上杭谱里1405年生的张启源,是乱接所致;而1248年生由宁化直迁兴宁的先祖张启源,较接近历史真实。
   我们再看兴宁市大成村四角楼老祖屋的田野调查。 有关四角楼(锦裕)祖屋先祖来历,一说是启源公石祖婆源于化孙公,其由福建宁化县石壁乡迁居上杭县官店前上吉街,为闽杭始祖。其七世孙先俸公迁本县泰拔乡。另一说是本祖屋160年前神牌夹板内铁证如山的记录:启源公源于北宋的东素公,其后是——崇化公——玉麟公——开政公——石泉公——奕山公——启源公。可见先祖不是化孙后裔。启源公夫人石氏祖婆则于元朝初期落居黄大岗,即今日老张屋所在地。
我们再来看兴宁另一张氏开基祖。近年出版的中国有权威的《中华张氏大典》121页记载:“水口张氏以张淑芳(字先腾)为开基祖。他是张化孙的七世孙,原籍潮州府竹篙山下。宋景炎元年(1276)任参军校尉,抵抗元军进攻,兵败水口黄洋沙,遂隐居水口墟。”
有关张淑芳南宋末年与文天祥勤王,铁证如山;。但问题就来了:上杭总谱云张化孙与文天祥是亲密朋友,但他的7世孙是文天祥的部下与战友;由此说来,张化孙是与他的7世孙与文天祥一起抗元吗?天方夜谭啊!
    如此混乱,其实并不奇怪。上面说到宁化至清乾隆年间才有首部张氏族谱,几千年张氏族系何其遥远,而睦族敬祖又何其紧迫,修谱之事近在眉睫,怎么办?只能快刀斩乱麻,把张氏以前的四大脉系糊弄一块!上则乱矣,其下者,下下者宁无乱乎?说起由血亲认祖变成模模糊糊的文化认祖,就梅州市而言,还有至少3次大混合。一次是乾隆二年嘉应张氏总祠的42户神主牌位,硬把来历完全不同的张氏拧到上杭张化孙脉系,成了其裔孙而年年敬奉。果然,上杭县太拔乡1817年修的先祖君绍公墓,落款是三大房修的;但过了11年即1828年,太拔乡修的族谱理解变成了八大房,由3个儿子变成了8个儿子,多出了五个儿子,且这五个儿子大部分在广东梅州。但其中一个据说是君绍儿子的张启源,开基兴宁,其496年的裔孙即修谱,绝口否认来自上杭,而是“俱来自宁化”。  另一次是清末的1880年代年
代,兴宁在大新街建张的张家祠,硬把包括兴宁、五华县在内的许多不是张化孙脉下的10多万张氏裔孙硬拉进其脉下,年年供奉张化孙不误,可谓贻误既广且深;而且成了今日梅州张氏的主流说法之源头。第3次是在1980年代随改革开放大好形势,各地纷纷修谱的形势下,各地张氏联谊会急于求成,看到上杭张化孙系族谱资料详细、代代清楚,而自己一脉却资料残缺;但急以联谊祭祖,便纷纷照抄接张化孙系。包括五华在内的广大张氏地区,不顾本地铁证之原始族谱记录,甚至蛮横丢弃老资料,强行套入张化孙系下,遂形成了今日梅州张氏源流的主流说法;尤其被各地张氏联谊会糊糊涂涂认可!其他经过严格考证的资料与可信的观点反成“异端邪说”,反遭排斥与打击!阿弥陀佛——
  而现在的和平时期,水源本木,弄清族系,不再模糊下去,是广大宗亲的渴望;而且,今日数字化通讯,知情人越来越众。对往昔家谱族谱的误录错漏等乱象的质疑会越来越多。老实说,广大客家人最渴望的是弄清老祖宗,明白我从哪里来。而宁化作为客家祖地,在这方面是大有作为的。既是对准了亿万宗亲的心灵需求,也是市场的需要;也当然是提高宁化对全球客家人的影响力和凝聚力的重要途径。具体可以这样:如果是宁化自己搞乱了源头的,可以由宁化发起海内外力量共同寻根溯源;如果是宁化没错,是下面宗亲搞错误传的,可以有宁化主动发起,与当地宗亲商讨,乃至派出专家一起正本清源,从而形成血亲认祖的网络。如果把这搞成网络化、常态化,再加上宁化客家联谊等部门与全球的客家团体进行常态化的横向紧密沟通,纵横相济,皇皇可观,必将对宁化祖地的影响产生质的提升,对社会经济民生等产生重大效益。
   寻根修谱,是值得提倡的大好事;尤其是宗亲联谊会负责人,更应该鼓励知识者与热心者探索。但就是有小鸡肚肠的当事人,害怕认错,害怕不同观点,害怕别人挑战自己权威,对历史铁证总视之为“洪水猛兽”加以打击。还有的祖居地联谊会,怕丢失进贡和朝拜的宗亲,死死掩盖真相。凡此种种的乱象,有识者应挺身而出;尤其是宁化祖地,应对各地宗亲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教育,做对得起先祖的事,也是十分必要的啊!

附——

                 福建宁化第一修谱序

自宗法立治道以兴,治道明而天道以著,诚以治道本诸天道,而宗法本于治法也。故周礼为致治之书,而详明宗义,欧苏为明礼之士,而广论谱章夫岂非欲人尊祖而敬宗,敬宗以收族哉!然余张氏一族,自唐虞以迄於今,其间文章节义,德业勋名,虽炳耀天下,甲诸望族,而各为一宗,真能辨其某某同自何宗?某某异自何地?即以吾宁化论,自邑以上,扺站岭八十馀里,张姓聚族而居,无少间隔,散处十二里中,又不知凡几而可辨,而知者,则惟君政公一脉,公生虔,虔生宏载,宏显,宏矩,是三支者,本深枝茂,深远流长,凡属子姓,虽明其出自一宗而住址散,历年多一本万殊,渙矣!疏矣!乾隆六年冬,阖族贤达,有合渙为萃,联疏为亲之思,商诸同宗,俾各持谱至一堂,参考其自来之祖,或以表同,或以讳共,或以世符,或以地合,无非出自君政公者,始议合修总谱,以笃宗族,乃倡者方出诸口,而应者己感於心,欢忻踊跃,以成此盛举,此则乃祖乃宗,血脉贯通,自然关切,是以万殊究归一本也。自时厥后,昭穆明,尊卑定,喜相庆,忧相恤,父与父言慈,子与子言孝,兄与兄言友,弟与弟言恭,或为盛世之良民,或为朝庭之俊彦,雍睦昭而风俗美,风俗美而朝庭之势自尊,然则是谱之修也。岂独辨物以同於宗人,抑亦类族以裨於政教也,猜欤休哉!
皇清乾隆七年岁次壬成三月吉旦   耳孙恩韶谨识

10

主题

1910

帖子

238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0/5/12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兴宁A8 ( 粤ICP备08126561号-15 粤公网安备44140202000139号)  

GMT+8, 2020/8/13 02:33

© 兴宁A8

手机绑定 兴宁A8支持手机、电脑、平板一站式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